曹永勝
  克裡米亞公投於3月16日如期舉行,公投結果大概已在人們意料之中。俄軍在鄰近烏克蘭的邊境地區開展的軍事演習,似是在向西方和烏克蘭臨時政府示威,也似為克裡米亞“回家”保駕護航。相對於當年俄羅斯在科索沃公投獨立時的憤怒和無奈,今天正在咽下苦果的卻是西方,因為今天的克裡米亞不是當年的科索沃。
  15年前的一個凌晨,當空襲得勝的北約多國部隊按計劃分頭向科索沃開進時,一支約200人的俄羅斯軍隊“從天而降”,搶先進駐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納,占領至關重要的斯利季奇軍用機場,一下子打亂了北約的部署,讓世界驚愕不已。這是上世紀90年代孱弱的俄軍在國際上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但這並沒有改變北約主導戰後巴爾幹格局的走向。15年後,當疑似俄羅斯空降兵的武裝人員出現在克裡米亞辛菲羅波爾國際機場時,世界再次震驚。俄羅斯媒體興奮地宣稱,後蘇聯時期已經結束,俄羅斯已恢復作為全球力量中心之一的地位,開始絕對獨立自主地做出決定保護國家利益。
  今天的克裡米亞畢竟不是當年的科索沃。對於俄羅斯來說,科索沃乃至南聯盟都遠離俄羅斯本土,屬於外圍利益,是俄與西方地緣政治博弈的一枚棋子;烏克蘭及克裡米亞則是其核心地帶、戰略要地。克裡米亞在1954年以前是俄羅斯的領土,俄軍歷經多次血拼得來不易,大多數當地人傾向於回歸俄羅斯。失去克裡米亞,俄軍在黑海將難有立足之地,對中東和地中海地區的影響力將嚴重萎縮。退一步說:如果烏克蘭不加入西方陣營,俄羅斯倒不一定接受克裡米亞回歸;反之,俄一定會拿回克裡米亞。俄奪回克裡米亞的決心遠大於烏保衛克裡米亞的決心,更大於西方干預的決心。
  今天的俄軍也遠比當年強大得多。15年前,俄軍極度困難,連國內一個小小的車臣都沒能搞定。葉利欽沒少警告西方要尊重俄羅斯的利益,卻無力遏阻北約一再東擴。這使西方習慣了忽視俄羅斯的主張和訴求。普京和梅德韋傑夫以建立強大的俄羅斯為戰略目標,平定車臣叛亂,在保持可靠核遏制能力的基礎上,大力改造軍隊,使其具備打贏地區性武裝衝突和局部戰爭的能力。俄國防開支從2000年的60億美元一路攀升至2013年的680億美元。空降兵歷來是俄軍用於在境外執行作戰任務、處置突發事件的拳頭部隊,在軍事改革過程中不僅人數沒有減少,而且優化了官兵比例,增編了防空、偵察和炮兵力量,與海軍陸戰隊、陸軍快速反應部隊一起構成俄軍精銳快反機動力量。不僅如此,齊裝滿員、武器裝備日趨現代化、遂行遠距離機動作戰任務的常備兵團和部隊正在成為俄軍主力,俄軍應對突發性地區危機的戰略機動性和應急作戰能力得到大幅提高。▲(作者是中俄友好協會理事)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夾克

xv98xvsc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